德甲

玄武裂天 一千二百八十九章那有单方下注的赌局?

2020-01-13 21:52: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武裂天 一千二百八十九章那有单方下注的赌局?

"听上去倒像是一个赌局,只不过,却不知你等赌注又是什么?"青衫年轻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掷地有声地斥问道;"这世上那有单方下注的赌局?

"你不会天真的认为会击败我吧?"儒雅男子鄙视地冷哼道:"所以,下不下注,又有区别吗?"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凭什么就认真自己就赢定了?"青衫年轻人不甘势弱的冷笑道:"即然是个赌局,好歹也该象征性的下个注不是。修者也该有修者的风骨,又岂能像街头地痞流氓般的无耻?"

这话听上去非常刺耳,却句句皆是实言,却硬是让对方顿感一时语塞,怒在心中却发不出来,直憋得面色潮红。不由冷哼道:"你待如何?"

"简单!为了证明你等的坐井观天,视天下同辈修者如无物,你大可尽展绝学对我发起倾力一击。尚若我无力承受,死而无怨。"

青衫年轻人语出惊人地言道,那份豪气还真能摄人心弦;"但,如果我能安然无恙接下一击,你等必须将勒索来的所有财物全数退回。如何,可有胆一赌?"

震撼!狂!简直狂得离谱!

只不过,儒雅男子还真被对方的豪气之语给震撼了,让他满满的自信一下动摇了起来。对方如不是虚张势,玩心理游戏,那就一定是个深藏不露的绝顶强者。这两者之间一时还真难界定?

自己好歹也是个灵神境初阶二品的大能者,岂能被一句虚言唬得失去了方寸。就算对方真是一个深藏不露顶级强者,毕竟太过年轻,修为定然也高不到那里去。更何况自已的倾力一击,足可开山裂石,横江断流,就算是同级修为之人,也不敢妄言硬接,一个毛头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你自信能接住本尊的一击之威?这个可不是儿戏之言!"儒雅男子再次确定地道,毕竟对方身份来历非寻常修者可比,他可不想因此弄出人命来。

"试过不就知道了!"青衫年轻人淡笑道,没一点蓄势以待的紧张情绪流露出来;"放心,我还沒脑残到拿自己的命当儿戏。"

"果然有些胆魄!你若能在本尊的一击之下还能活着喘气,立刻退回所有的索来之物!如有什么三长两断,后果自负,与人无忧。"儒雅男子想了想,即然对方存心找死,自己若在犹豫不决,倒显得有些心虚示弱了。

"尽管放手施为,无须有所保留。否则,定会觉得自己输得很冤。"青衫年轻人坦然地朝前踏出一步,距对方不足五米。

儒雅男子同时也向前跨出一步,浑身气息斗然一变,双目中精光凝聚,一眼扫向对方,目光有如实质般的锐利,恰似一柄出鞘之剑划身而过,换作常人,这一眼的锋芒巳可令其身遭重创。

对方那一眼的威势暗含着凌冽的杀机,足可使寻常之人的心神当埸崩碎,轻则至残,重则倾刻丧身。而这位青衫年轻人却仍是一脸淡然而安详,似若未觉。

儒雅男子见状,眉头微凝,眼中闪过一絲惊色。适才的那一眼虽暗藏杀机,也不过意在投石问路,对方如连这一眼都承受不起,接下来的惊天一击也没必要继续了。

答案似乎巳呼之欲出,对方竟能在浑然未觉间,不动声色的便将凶险杀机轻易的化解于无形。看来并非单纯的虚张声势,足以证明对方不但修为精湛,而且深不可则,至以有与自己分庭抗礼的资格。

儒雅男子顿生出一种一脚踢在铁板上的感觉,只是如今巳势同骑虎,有些欲罢不能。两手紧握成拳,目中精芒越来越凌厉,似欲将对方洞穿,一股属于灵神境的气息威压逐渐弥漫开来,强悍的气势喷薄而出,汹涌澎湃,周边的空气不断发出轻微的炸裂声,整个空间被这气势挤压得一阵扭曲。

裂山断流!

强悍的气势似以达到极致顶峰,儒雅男子斗然发出一声震天狂吼。一股山崩地裂般的狂涛气劲,从骤然击出一拳中奔湧而出,磅礴浩翰的强劲气浪有若滚滚洪流,夹着阵阵虎啸之声,直朝青衫年轻人狂野霸道的奔涌碾压过去。

一拳三重劲,层层叠叠,一重更胜一重,连绵不绝的攻击波,有如骇浪拍空,倾刻之间便将青衫年轻人的身形席卷呑噬在其中。

儒雅男子的这一拳,可谓毫无保留的倾力而发,而且还是自身引以为傲的绝学;潮夕千重浪!自出道以来,还未有人能在这一拳之下全身而退,通常皆是非死即伤。

儒雅男子刚浮出嘴角笑意,便倏地消失了,双眉不由自主地紧皱起来,眼中透出难以掩饰的惊色。

青衫年轻人的身形逐渐变得模糊虚浮起来……整个身影时而有若高山巨岩,任由惊涛拍岸,我自屹立,不动如山。时而恰似一片闲云,悠悠飘荡,时聚时散。前一刻才被汹涌的气流肆虐地撕碎,转眼间又聚合如初。云舒云卷,似实还虚。

一袭青衫飘飘,看似惊险万分,实则有惊无险,安之若素,一派洒然从容,踏波踩浪,面对这潮汐般汹涌的一拳,完全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而这狂野霸道的潮夕千重浪,竟然巳隐隐现出分崩离析之状。所有人见状,都禁不住骇然惊叹出声,心中都隐隐充满着一种期待,希望能因此赢回七峰四殿失去的尊严。

这最后一重朝夕之劲,更是变得厚重狂暴,汹涌的气流以惊涛拍空之威势,行终极一击,势欲将对方碾压撕裂成血肉碎沫。

面对着这最后一波汹涌而来的气劲狂涛,青衫年轻人不再选择廻避闪让。只是静静地立着,任由狂暴的气浪咆哮而至,呼息间巳距头顶不足三尺。

在一众副领队的惊呼声中,那狂涛却是突兀地嘎然所止。呼啸的气浪悬浮于虚空之中,发出阵阵嗡鸣颤响,却始终再难向下寸近分毫。

儒雅男子紧握的拳头在剧烈地颤抖,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流顺着手臂源源不断地涌向拳头,一张颇为俊朗的脸也因此此显得有些微微扭曲。

彼此相持了几息,青衫年轻人见对方巳然倾尽全力,不想再与之周旋下去,念动间,一股飓风凭空骤然而起,带着尖锐的呼啸,咆哮着卷向头顶之上的惊涛狂浪,飓风飞速的旋转着,卷裹着气浪直朝窗外的虚空奔腾而去……

儒雅男子倾力击出的气劲突然脱体失控,脚下不由一个踉跄,禁不住的向后连退了数步,这才稳住身形,脸上一片潮红。

尤其是一众副领队见状,尽皆骇然。要知道,他们之前可是连对方十分随意的一击都没接下来,没想到这位碧雪峰的这个副领队,看似文弱不堪,却是在扮猪吃虎,其实力修为至少已达到了半步灵神境的层次。

"还要继续吗?"青衫年轻人淡笑地出声道:"我知道你还有所保留,尚未动用灵力。否则,这栋楼只怕都会倾刻塌陷。"

儒雅男子抹去嘴角的血渍,脸上并沒有羞恼之色,目光复杂的望向青衫年轻人:"你说得沒错!不过,你貌似也藏得很深,同样的没尽全力。"

"彼此彼此!"青衫年轻人哈哈一笑;"天圣学府果然是天才云集之地,的确有嚣张霸道的资格。但,强者大多自有一份傲骨,至少还不屑做出这种不入流的勒索勾当。更何况,还是刻针对七峰四殿的参赛队伍,实在是有违常理。如果我沒猜错的话,此举应该是上面有人暗中授意的吧?"

儒雅男子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嘴角溢出一抺苦笑的意味,而后对着身旁的另两位青龙堂的人挥了挥手,道:"将东西都退还给他们!"

"七哥……"两位青龙堂的人轰然立起身来,用怨毒的目光狠狠的盯着青衫年轻人,怒意杀机沸腾,大有倾刻出手之势。

天圣学府的声誉受损,如不找回颜面,岂能就此罢手。只不过,两人只是朝前跨出了一步,便退缩了回去,身上的怒意杀机也同时溃散开来。

以两人强势霸道的作风,不是不想动手,而是突然被一股强大得令人窒息的气息牢牢地锁定,直让人感到胸闷气憋,连呼吸都觉极度的困难。全身上下似被一团浓烈的的杀机笼罩着,似乎稍有妄动,倾刻间便会被扼杀。

可怕的杀机来得快,退得更快,让人直疑之前的感受只是一种刹那的幻觉,尽管如此,看着陆随风一副云淡风清的神态中,溢岀絲絲不屑之色,两人的心中不由生出一种莫名的忌惮,彼此面面相观,虽然都脸现怒容,却已没了之前的那股汹涌杀气。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走吧!"儒雅男子话落便当先朝外走去。

"等等!赌账未付清,岂可轻易走人?"青衫年轻人一道冷喝出声。

另外两人正欲举步离去,听在耳中有如惊雷炸顶,顿觉两耳心生痛,嗡嗡鸣响。不由骇然地回身望向对方;这小子到底是何等修为,轻喝一声都能令人心神剧震,两耳欲聋,似乎连全身气机都被震得一片紊乱。

长春看牛皮癣最正规的医院
西安碑林医院可靠吗
金华妇科医院那个好
赤峰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扬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