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万法梵医 第七百四十七章 黄道的馈赠

2019-11-08 16:30: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法梵医 第七百四十七章 黄道的馈赠

随着夏本纯高举黑暗破灭,一枚黑色圆球从刀尖射了出去,之后开始爆发出黑色闪电。

咔嚓!咔嚓!

闪电打过后,并没有消失,就像凝固了一样,在空间中留下了明显的轨迹,随即轨迹上,一簇簇荆棘绽放。

唰!唰!唰!

顷刻间,黑色的荆棘长得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它们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疯狂地吞噬着周遭的一切物质,灵气、血肉、甚至是空气,都是它们的养分。

卫梵空翻,往后扫了茶茶一眼,接着就被荆棘淹没了。

“大哥哥!”

茶茶大喊。

森千萝爆发,藤蔓窜出,组成了一个草笼,护住了茶茶,不过荆棘长到身前三米处,便停止了。

夏本纯到底是没动小萝莉。

除了荆棘生长的声音,空气中没有一丝声音。

夏本纯站在原地,盯着荆棘丛林,神色阴晴不定。

没有任何动静。

“不会真的死了吧?”

夏本纯嘀咕,正要查看一番,就看到荆棘丛林开始塌缩,就像是一个立方体,直接被一股庞大无形的力量拍成了薄饼状。

黑暗浩劫,二维塌缩!

咔!咔!

荆棘丛林被碾压成一张薄纸,然后砰的一声爆炸了,碎成了漫天的粉末。

灵气爆散,吹得血浪翻腾。

卫梵身着甲胄,毫发无伤,目光冰冷的看着夏本纯:“还要打吗?那我就成全你!”

卫梵说着,冲锋而出,他已经做好了死战也要挽救夏本纯的准备,谁知道单马尾把黑暗破灭一丢,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嗯?”

不止卫梵愣住了,就连茶茶和咿呀也是一脸懵逼,这是什么套路?

一时间,气氛冷场了。

“看什么看、我输了呀,要杀要剐,随你便!”

夏本纯很光棍。

卫梵的眉头紧紧皱起,足以夹死一只海蟹,不知道夏本纯玩什么把戏。

“干什么?到底杀不杀?不杀我就起来了呀,地板上太冷了!”

夏本纯这语气,就像朋友之间的撒娇,根本看不出她刚才还拔刀相向,要杀而后快的表情。

“你到底在搞什么?”

卫梵叹了一口气。

“我在执行任务呀,可是奥义都用了,还是打不过你,那只能认输投降了!”

夏本纯耸了耸肩膀。

“谁给你的任务?”

卫梵询问。

“不能说!”

夏本纯摇头,本想说,你如果逼我,那就真的只能死战了,可是卫梵相当善解人意,只字不提。

“哎呀,吓死我了!”

茶茶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咿呀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叨叨!

盗草人手舞足蹈,跳起了草裙舞。

“话说你好厉害呀,最后那一招很酷!”

夏本纯用肩膀撞了卫梵一下。

“得了吧!”

卫梵撇嘴,知道夏本纯没尽全力,不然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不过你这家伙太淘气了,一点都没有妹妹的温柔和娴静,我以后要好好地管教你,不让你走上歧途。”

“嘁,谁是你妹妹?”

夏本纯不乐意,眉头一挑,捶了卫梵一拳:“为什么不能是姐姐?我的生日可是比你大的!”

“我是男人!”

卫梵坚持。

“哎呀,你居然搞性别歧视,来来,再打过,信不信我打爆你的18CM!”

夏本纯撸袖子。

“呃!”

卫梵一阵脸黑。

“嘻嘻,别生气嘛,很大的,你应该骄傲!”

夏本纯窃笑,像一只偷鸡成功的狐狸:“话说,你刚才朝着我眨眼是什么意思?”

“我是问你有没有被人威胁!”

卫梵担心有人暗中监视夏本纯,说话会暴露,所以使眼色,不过完全白费了。

“我还以为你朝我放电,是爱上我了呢!”

夏本纯郁闷。

“屁呀,你只能是妹妹!”

卫梵伸手,弹了夏本纯的脑门一下,算是对她攻击自己的惩罚,刚才真是被她吓死了。

“姐姐!姐姐!”

夏本纯一下子趴在了卫梵的背上,用双手勒着他的脖子:“快承认,是姐姐,不然我勒死你!”

“你刚才差点杀死我耶,你哪有资格当姐姐?”

卫梵嗤之以鼻,忍不住笑了,夏本纯没用力

,不过因为解除解放姿态,所以他现在又光了,被夏本纯骑在背上,很尴尬。

“好了,快下来!”

“偏不!”

夏本纯更用力了:“我相信你可以接下我的攻击!”

“呵呵!”

卫梵乐了。

“话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我没有杀意的?”

夏本纯不解。

“你的第一击,最有机会杀死我的那一下,黑暗破灭在滑过我心脏的时候,力度明显轻了很多!”

这种轻重,生死的电光火石间,怕是医龙都感觉不掉,但是卫梵没问题。

“那个神之残骸在哪?”

茶茶踮脚张望:“真的是神灵的尸体吗?”

“这个稍后再讨论,先解决一个大麻烦吧!”

夏本纯收敛了调侃了的神色,转身朝着大门喊了一声:“黄道团长,出来吧,以你的实力,不用黄雀在后,也能干掉所有人,得到神之残骸!”

“什么?黄道教授没死?”

卫梵一怔,愕然回头。

“叨叨!”

盗草人已经叫了起来,弹弓在手,装载爆裂豌豆。

“谢谢你们,让我看了一场精彩的大戏!”

黄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穿的不是十诫的专有服侍,而是一身长裤和衬衣,袖子挽起,腋下夹着伪典,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那副模样,就是一位刚刚下课身上还沾满了粉笔灰的老师,没有半点恐怖组织大BOSS的风范。

温煦的笑容,处处透着和蔼可亲的气息。

卫梵攥紧了刀柄,不是因为愤恨,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卫梵,你做的很棒,我没想到,你竟然可以杀掉纪圣佑!”

黄道夸赞,他的裤子灰色,衬衣白色,看磨损度,显然穿过很多次了,一股子朴实老实的味道。

“黄道叔叔,你之前是诈死?”

茶茶问了出来。

“是的,整个计划都是我制定的,我死亡后,再加上洛都大乱,早就对神之残骸觊觎万分的陆独行和纪圣佑肯定会进入生命之环!”

黄道面色平淡,一点都没有把各种势力都耍了一遍的优越感,因为这种事,对他来说太常见了。

“按照原定计划,纪圣佑会来到这里,唤醒神之残骸,他就是我的马前卒,在试探出残骸的效果后,我就会出现,击杀他!”

黄道说的轻描淡写,其实其中有很多细节,比如战死的时候,他故意把伪典掉落在了纪圣佑身边,因为他知道纪圣佑捡到后,绝对不会交出来。

利用伪典碎片,黄道可以全程监视纪圣佑而不被察觉,而且最后,这枚碎片也将成为击杀纪圣佑的关键,只可惜这一切,都被卫梵破坏了。

“我破坏了你的计划,你打算怎么对我?”

卫梵询问。

“我很开心!”

黄道笑了。

“嗯?”

茶茶一愣,黄道叔叔难道失了智?应该恨卫梵才对吧?

“我很欣慰,你和学姐一样优秀!”

黄道打量着卫梵,目光充满了宠溺和慈爱。

“学姐?”

卫梵皱眉。

“是呀,你和夏梵学姐,长得实在太像了!”

黄道感慨,透过卫梵的眉宇,仿佛看到了那位温柔可人的学姐。

“你知道我母亲?”

卫梵一惊,又一喜,迫不及待的询问:“你有她的线索吗?”

黄道摇头,一声叹息:“如果学姐不想让人找到她,就绝对没有人可以找到她!”

“好吧!”

卫梵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你如此看重我,是把我当做棋子来用的吗?”

说实话,卫梵有些害怕听到那个答案,如果没有黄道说情,他甚至连参加京大入学考试的资格都没有,即便推迟一年,也就不会有后边这些事了,可以说,黄道改变了卫梵的命运。

“不是,最早的时候,我在公交车上,看到了你治疗那个陌路的路人,被你的才华惊艳。”

黄道回忆了起来,一脸微笑:“我只是不想宝珠蒙尘,当然,我之所以搭乘那趟公交车,也是因为偶然看到了你和夏梵相似的容貌。”

这一切,还是缘起夏梵。

“后来,你的表现证明我没有看错人,我查找了一些资料,确定了你的身份!”

黄道叹息:“我是想把你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

“谢谢你的厚爱!”

这句话,卫梵没有虚伪,因为十诫团长,帮过自己很多次,还有安夕,也是他救活的。

黄道摆了摆手,提拔少年人才,给他们机会,这都不值一提:“你见过安夕了?”

“啧,团长候补!”

夏本纯咋舌,黄道这眼光好犀利,以卫梵的天分,如果真的被改造成十诫团长,那最高议会可就惨了。

整个灭疫界,绝对会掀起血雨腥风。

“见过了,谢谢你救了她!”

卫梵换了话题:“既然你知道我母亲,那么我的父亲,您见过吗?”

“你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谁?”

黄道蹙眉。

“嗯!”

卫梵从记事起,就不敢提父亲两个字,因为母亲会伤心。

“是卫秧宫!”

黄道开口,爆出了一个卫梵意想不到的名字。

“谁?”

卫梵以为自己听错了。

拉水便能吃什么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急性腹泻的症状有哪些

立可安小檗碱片有几种规格

静脉血栓治疗方法

静脉炎成因

快速心律失常治疗方法

心律失常心悸是什么

小儿感冒喝的中药

小儿感冒后咳嗽老不好

小儿咳嗽感冒药

小儿咳嗽有痰有哪种专用药疗效好宝宝又爱喝呢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