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红币创作谈

2019-10-12 19:18: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当代》杂志要刊登我的长篇小说《红币》,责任编辑嘱我写个创作谈,随笔写下下列文字:

每提及苏区题材文学,很容易被人戴上固有的帽子,冠之以革命历史文学或革命战争文学,就有了某种标签或者说定义,红色和革命是当然,但战争就不尽然了。其实三十年代在中国南方,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活动在罗宵山脉和武夷山脉的群山峻岭中,在那生活了七年,可以说这七年间,并不是天天在打仗,也并不时时处于战争状态,绝大部分的生活是日常状态,他们是一群由一个正党领导着的农民,生活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即受着新鲜的马列主义的教育又依然在客家文化的笼罩之中。

我想说的是,英雄主义也并不是他们身上的维一的品质或者说属于常态的东西,而更多的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中所显示出来的生活化的东西,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观,那些中国传统文化客家文化所影响下的个人品质:朴素,勤劳,勇敢,诚信,忠实……,所以,真实的反映苏区历史,反映那段历史,全面客观是前提和必须。

《红币》反映的是那段历史,写的是一个关于诚信的故事,虽然写的是三十年代,但对当下有一定的社会意义,这是我的主旨和理解。

《红币》没有写战争,但写了斗争,是以经济手段围绕苏区金融这个侧面展开的斗争。不要以为商战金融战只是当代的一种形态,在红军时期已经很是普遍,在这些交锋中,体现出早期共产党人的胸怀和智慧及他们的品格。

《红币》写的是商战金融战,但其故事是由谍战的样式展开,这有利于小说的可读,当然也有利于故事和人物。我没有刻意的虚构太多的东西,只是根据真实的历史稍作加工,我所要做的就是,小心翼翼精雕细刻地在塑造好人物的基础上经营这个故事。

《红币》虽然写的是七十多年前苏区发生的故事,但苏堆埃共和国面临的金融风波和经济危机和当下是相同的,然而,当时的共产党人所采取的措施和现在有所不同,更何况他们还处在战争中,外在强敌的围困和围剿中,可他们却能把风波平息危机化解,这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我喜欢他们的那种“平静,自然和从容不迫,”他们的自信从容来自于胸怀和胆识,来自于诚信和大公无私。心底无私天地宽。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些依然是真理。

我坚持对江西苏区红军历史的研究和文学表现,已经有近三十个年头了,知道的东西很多,思考的东西也很多,也一直关注文坛对这类题材的写作和呈现,欣喜和焦虑并存。喜的不说了,焦虑的是有很多东西作家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这类题材有虚浮的“繁荣”,也有剃头挑子般一头热的尴尬,归根结蒂,不是读者的问题,是作家自己的问题。

所以,坚持红色写作的作家需要有勇气,要有勇气面对现实,要有勇气面对批评,要有勇气面对选择还有挑战……

此前,关于这类题材的长篇小说,我已经出版有《可爱的中国》,《红刃》,《红药》和《偷枪的人》。除《可爱的中国》中方志敏是红军中高层外,这个“红”的系列所写多是平民,而方志敏,我亦视其为“中华五千年士大夫”之一的形象进行塑造的。还是共产党人常说的那句老话:历史是人民创作的。我无意贬褒和评价当下同类题材其它作家的创作,只想说,在一些问题上,艺术良心对一个作家来说是相当重要的。

共 127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没有看过老师的红币,但是从文章的字里行间可以了解到老师独特的创作视角,“《红币》写的是商战金融战,但其故事是由谍战的样式展开,这有利于小说的可读,当然也有利于故事和人物。我没有刻意的虚构太多的东西,只是根据真实的历史稍作加工,我所要做的就是,小心翼翼精雕细刻地在塑造好人物的基础上经营这个故事。”有机会一定拜读大作,期待老师更多的精彩。欢迎您继续投稿木马。【编辑:阿秀 699】

1 楼 文友: 2012-09-01 14:08:45 没有看过老师的红币,但是从文章的字里行间可以了解到老师独特的创作视角, 《红币》写的是商战金融战,但其故事是由谍战的样式展开,这有利于小说的可读,当然也有利于故事和人物。我没有刻意的虚构太多的东西,只是根据真实的历史稍作加工,我所要做的就是,小心翼翼精雕细刻地在塑造好人物的基础上经营这个故事。 有机会一定拜读大作,期待老师更多的精彩。 多年从事文秘工作,爱好旅游、音乐,喜欢读书,随心而作,不拘一格,愿与各位文友一起挥洒文字,潇洒走人生。

2 楼 文友: 2012-12-02 2 : 8:04 一篇有理解的好篇章,阐述流畅,思维清晰,读来受益不浅,顶一下。

广安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江西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雅安男科医院
广安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江西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