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补天道 千二二 棋落胜负定,水落石头出

2019-10-12 18:15: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千二二 棋落胜负定,水落石头出

当孟帅进黑土世界的时候,又被眼前的景色吓了一跳。

之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已经消失,现在冯源和燕归来,正在下棋。

下棋是下棋,燕归来并没从水晶柜中出来,坐在其中,眼前放着一个棋盘,捻着棋子,正在沉吟。

冯源坐在他对面,面前也是棋盘,不过是另一个,和燕归来面前的棋盘一样,棋局也一模一样。

孟帅开始以为这样的阵势必然是围棋,哪知道仔细一看,却不是围棋,也不是象棋,甚至不是孟帅前世今生见过的任何一种棋,要说起来,有点像是前世的国际象棋,棋子是立体的,每一个都不一样,奇形怪状,有的是兽类,有的是人形,还有的看着像是兵器。

他不由好奇道:“这是什么?”

冯源转过身来,笑道:“公子来了?请看我这一局神武棋。”

孟帅感兴趣道:“神武棋?那是什么?”

冯源正要解说,燕归来开口道:“下棋就下棋,你分心做什么?难道你以为稳赢我了么?”

孟帅好笑,道:“燕姑娘,你怎么和他这么熟了?”

燕归来不看他,道:“我不和出尔反尔的小人说话。”

孟帅摸了摸鼻子,冯源笑道:“公子莫急,她是太闲了。我让她有点儿事干。”说罢在棋盘上推动了一子。

一子动弹,燕归来目光一缩,呼吸都变了,果然不再说话,只盯着棋盘沉吟。

冯源这才笑道:“怠慢公子了。”

孟帅随意坐在他身边,道:“无妨。你们怎么下起棋来?”

冯源笑道:“燕姑娘性情刚烈,无论如何都不肯认输。我便和她打赌,除了武功相关以外,无论什么游戏,她都赢不过我。我们比赛,一局一局的玩游戏,倘若我输了,立刻放她,她若赢了,便要说出一件重要的事情。”

孟帅道:“怎么算重要的事情?”

冯源道:“是否重要,由我判断。我若为不重要,便有权终止游戏。”

孟帅道:“你们玩了几局了?”

冯源道:“三局而已。斗口,试胆,下棋。承让燕姑娘了。”

孟帅暗自赞叹,冯源的手段真不俗,突然奇道,“试胆?胆量么?她输给了你?”

若说别的,孟帅丝毫不奇怪,冯源本就是极聪明的人,燕归来虽然不蠢,但生长环境显然不能和冯源比,在他面前施展不开也是寻常。

但若论胆略,武者应该不会输给凡人才是。因为先天以下的境界,就是给武者练胆的,一口胆气足,才能冲破先天之境,燕归来能得元化闻看重,应该是胆略过人之辈,怎么也输给了冯源?

冯源轻笑道:“这胆量,是面对生死的胆量,她输了。”

孟帅轻轻点头,便即释然。生死间有大恐怖,这是过不去的坎。即使有人能视死如归,那也是在想明白,做好准备之后,方能坦然而已。若只是游戏,便要面对生死,谁能不怕?

若有,大概也只有冯源了。

孟帅想想初见的情形,便知道在冯源心中,生死无足轻重,别说游戏,就是寻常无事,他也可以轻抛生死。

孟帅不欣赏这样轻生的态度,但冯源无法指责,岔开道:“你们不是已经下过棋了?怎么又下?”

冯源道:“之前下的是围棋。现在下的是神武棋。”

孟帅道:“没听说过。”

冯源笑道:“是啊,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是燕姑娘的师尊发明的游戏。”

孟帅愕然道:“你是说,你之前没玩过,今天第一次玩,就敢和她下棋决胜负?”

冯源微笑道:“刚刚燕姑娘解说了一遍规则,我觉得倒也不难。”

孟帅无语,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产生智商上的挫败感――前提是冯源赢了的话,不然就是自制力上的优越感了。他忍不住又问道:“虽然如此,你也可以不?这个方案吧?”

冯源道:“因为燕姑娘说,这一回的信息

,是关系到您眼前的事。”

孟帅一怔,这才反应过来――冯源之所以会这么果断的对付燕归来,是因为元化闻。比起孟帅,冯源对元化闻的仇恨刻骨铭心。燕归来是元化闻的传人,送到冯源这里,好比在饿狼嘴边送上一块肉,哪有不吃之理?想必刚刚借助游戏,他已经套到不少想要的消息了吧。

不过孟帅也有点郁闷,道:“莫非你说的对我重要的消息,还没出来呢?我来早了么?”

冯源略一尴尬,便笑道:“您稍等。我相信燕姑娘不会令我失望的。”他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仿佛在说,如果失望,那他就不客气了。

燕归来突然开口道:“你想问消息?先赢了我再说。倘若输了,叫我脱困,你猜我会怎么处置你?”说罢一推棋子,道,“将了。”

孟帅一惊,看向棋局,但什么也没看出来,他根本不懂规则,连棋子是谁的都不知道。不过冯源行云流水般的呼吸,也瞬间停顿了一秒。看样子,他也遭到了难题。

燕归来察觉了他的异样,嘴角不自觉的上挑,道:“怎么了?战无不胜的冯大战神?也有为难的时候?你行不行了?主动认输,我就放你一马。”

孟帅闻言,心中一动,抬头看了燕归来一眼。

冯源缓缓抬起头,露出一个笑容。

自从他进入黑土以来,身体渐渐痊愈,脸上的伤痕也渐渐淡化,如今只有一个浅痕,恢复了七八分俊美的相貌,这一个笑容并非友好,蕴含刀锋,冷意十足,但配合他的容貌及那淡淡的伤痕,有一种残酷的美感。

“我是没想到啊,燕姑娘。”冯源轻笑着叹息,“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燕姑娘,您真是个配合的好对手。”

他纤细的手指捻起一枚棋子,重重的落下,道,“到此为止――我赢了。”

落子刹那,仿佛永恒。

燕归来推案而起,怒道:“不可能?你怎么能下出这步棋?”她恼怒之势,仿佛就要退开壁障冲出来,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她推不开。

冯源身子轻轻一仰,道:“不能这么下?”

燕归来怒道:“你……可以?”

冯源道:“这算作弊?”

燕归来哼道:“不算。”

冯源道:“我赢了?”

燕归来咬牙道:“是啊。”

冯源道:“你要耍赖?”

燕归来道:“不是!”

冯源道:“你要反悔?”

燕归来高声道:“没有!”

冯源轻笑道:“那你生什么气呢?”

他每说一句,燕归来的气势就弱一分,说到最后,燕归来已经没了脾气,往后坐倒,气咻咻的看着冯源。

孟帅暗道:真是一物降一物啊。他和燕归来交手,都没有这种畅快淋漓的碾压感。

冯源一个个收起了棋子,道:“燕姑娘,你既然不肯反悔,可以说是个信人。不妨把秘密说出来吧?”

燕归来看了孟帅一眼,悻悻道:“便宜你了,我这个消息,可能给你免除了一场大祸。”

孟帅好奇道:“我的天哪,这么神奇?”

燕归来道:“你知道镜之宫的宫主是谁?”

砰地一声,水晶一样的大门洞开。

段凌夜的身影出现在大厅之中。

大厅异常宽阔,上方仿佛透明,闪烁着无垠星空。而下方,则围绕着一排排的镜子,那些镜子仿佛一个个透明的柜子,露出后面宝物若隐若现的影子。

段凌夜扬声道:“我已经如约前来,老祖该现身了吧?”

只听一声哑笑声响起,一个丰神如玉的年轻人走了出来,正是浦师叔。比起之前在沼泽中,浦师叔的衣衫整齐地多,衣履如新,一丝不苟,状态完美。只是略显苍白的面色,显示着他的状态没有看起来那么好。

只是他居高临下,半边脸隐藏在重重阴影中,谁也看不清他的脸色,段凌夜也不能。

段凌夜依照礼节,标准的行礼,道:“见过老祖。”此时他与一般的弟子没有任何区别。

浦师叔凝视着他,缓缓道:“很好,很好。不愧是我一元万法宗小一辈弟子中的魁首。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已经远胜当年的我。看来我放你一马是对的。”

段凌夜神色淡漠,刻板的回答道:“多亏师叔,否则弟子定然困死沼泽,永不超生。”

浦师叔挤出一丝生硬的微笑,道:“这本是应该的。我一元万法宗向来如此。长爱幼,幼敬长,你有困难,我怎能不帮你呢?”

倘若孟帅在此,不是尴尬的脸都红了,就是笑的牙都掉了,但在场的两人都一脸严肃正经,仿佛从浦师叔嘴里说出了一句宇宙真理。

浦师叔继续道:“我既然照顾你,想必你也知恩图报。”

段凌夜平静的答道:“师叔有何吩咐?”

浦师叔露齿一笑,道:“你是聪明人,难道等我说明白么?通灵封印――落在你手里了吧?现在是上交门派的时候了。你小小年纪,取得这么大的功劳,十分不易,我会叫关师侄好好嘉奖你的。”

段凌夜淡淡道:“嘉奖倒也不必了。弟子正要禀告您,为了确保通灵封印的安全,我已经把它……忘了。”

烟台治疗龟头炎医院
哈尔滨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濮阳治疗男科方法
烟台治疗男科方法
哈尔滨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