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启动 30%基层医疗机构先试

2019-10-08 23:28: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新医改方案公布四个月后,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正式启动。

8月18日,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了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据当日通告显示,该制度实施的标志性政策已通过了国务院常委会审议,包括《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施意见》、《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管理办法(暂行)》,和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配备使用部分《2009年版》)一起发布。

根据通告,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施的步骤是,2009年每个省(区、市)在30%的政府办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和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包括实行省级集中网上公开招标采购、统一配送,全部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并实现零差率销售。基本药物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药品报销目录,报销比例明显高于非基本药物。到2011年,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到2020年,全面实施规范的、覆盖城乡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

同时,该制度还包括一系列政策组合,如目录遴选、生产供应、定价、采购零差价、合理使用、医保报销、质量安全监管、绩效评估等。

据本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除了基本药物目录,基本药物的定价、招标采购、流通、报销、零差价后的财政补助等若干配套政策,国家发改委、人保部和财政部分别在积极制定中,上述具体政策8月底均见分晓。

另悉,包括基本药物处方集、质量监管在内的5个基本药物配套文件,有望在9月底出笼。

基本药物目录分为两个版本

从当日通告中看,令各界关注的基本药物目录,最终将分成两个版本来实施,即分别适用于基层医疗机构(城市社区卫生机构和乡镇卫生机构)和其他医疗机构(如城市二、三级医院)。

通告显示,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配备使用部分)》(2009版),包括化药、中成药共307个药品品种。《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其他部分)》是目录基层部分的扩展,将配合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尽快制定出台。

除了目录,基本药物如何定价为业界关注。当日通告显示,基本药物将全部纳入政府定价范围,即实施统一定价制度。对业界“不同原材料、不同生产工艺和装备,制定统一价格的合理性的质疑”,当日通告中并未给出答案。

据本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定价制定者们对此也有所考虑,即针对基本药物目录中同类品种价格差异较大的情况,如外企原研药和国产仿制药,政策制定部门会研究确定相应的定价政策。另悉,按政策规划,国家医改协调小组将在8月底给基本药物定出价格。

“实际运行中,基本药物真正的药价是招标价。”南方地区一位分管药品招标的发改委人士对记者分析,国家制定的是零售指导价,但招标确定的采购价格才最终是本地区的基本药物零售价格,“当然,是在国家零售价格规定的幅度内。”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按基本药物政策要求,地方招标价中要含配送费用。

新医改中基本药物制度正式实施,真正的操作者在于地方。因为基本药物的招标价、招标过程、配送都放在省级层面完成,而零差价带来的医疗机构收入减少,对其补偿的责任也落在地方财政肩上。

据悉,国家医改协调小组已对各地医改办提出一个时点要求,即在8月底完成以下方案制订,包括确定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试点单位,并进行财政、药品需求测算,制订省级集中招标采购、统一配送的具体办法等。

地方操作难题

除目录和定价外,基本药物制度的其他具体实施政策,都有待于地方给出方案。这对地方政策制定者们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实施基本药物涉及到资金补助问题,种类越多地方财政压力越大。”一位参与政策征求意见的地方卫生人士对记者分析,基层医疗机构实施基本药物零差价政策,必要涉及到财政补助问题,而30%试点先行也是囿于此。

根据《2007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07年我国已建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约27069个,其中政府举办的有9650个。而同年份的卫生院(包括街道卫生院、乡镇卫生院)数量为40679个,其中政府举办的有39289个。

据业内人士分析,相比大医院可以多渠道收费,如检测费、手术治疗费等,目前基层医疗机构收入来源中,药品收入的比例高达70%左右。如果实行药品零差价,谁来弥补由此造成的医院收入减少?

“我们正在核算30%试点单位所需要的资金补助金额。”江苏省财政厅社保处副处长陈琪对记者表示,之前江苏省个别市有过社区药品零差价试点,但如果全省推开,财政压力不小,江苏省各地市财政能力不平衡。

从目前各地试点看,地方财政直接补助和医保“埋单”是两种弥补方式。如2007年,北京社区医院实行普通药物零差率,当年政府拿出专项财政补贴3亿元。

“医保支付需要医保部门的支持。目前来看,情况也不乐观。”上海市长宁区卫生系统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如该区实施以医保预付为基础的收支两条线试点,医保部门对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医疗和药品部分进行预拨款,而2007年全年,医保有3000多万的资金没有到账。

“医保部门需要统筹基金收支平衡问题,在无法控制医疗机构医疗行为的情况下,很难全额埋单零差价造成的差额部分。”人保部一位医保专家对记者表示。

除资金缺口,如何制定招标程序也是个考验。

如基本药物的招标采购是单独体系?还是和目前各地进行的药品挂网采购(即非基本药物招标体系)采用同一个平台进行?

“如果不按同一个体系进行,极有可能出现同一个药品出现不同价格的问题。”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于明德对记者分析。

“如果未来基本药物目录全部纳入医保目录,可能这一问题就解决了。”于表示,假如是一个目录,就没必要分两套体系招标采购,但“要看三年试点的具体情况是什么样”。

受基本药物制度影响大的药界也有自己的担忧。

“以前我们可以挑配送商,未来可能我们要去求配送商了。”国内一家大型药物生产企业负责营销的人士担心,基本药物制度中规定,由政府统一指定该区域的药品配送商,即医药流通企业,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导致在流通过程中,生产企业由之前的甲方变成了乙方。

但于明德提出,“减少流通环节不是关键,关键是减少流通费用。”政府要将基本药物招标价格“定死”了(并包含配送费),生产企业会自行选择费用低廉的配送商,无需政府直接干预配送环节。

相比最初政策,即基本药物全国统一招标,已调整为省级招标。但“放到市县层面招标,也会出现地方保护主义,并且增加了企业的招标成本”。于分析,无论放到哪个层面操作基本药物的相关制度,关键是要真正做到方案细致和公平执行。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荣翱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检查预约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柳林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陈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