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科学网写给那些对我有意见的研究生徐耀的博

2019-07-09 16:3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次我是真的伤心了。  现在有的研究生怕导师怕得要死,却从不把导师这个“人”放在眼里。  我从2003年做硕士二导开始,逐渐成为硕士导师、博士二导、博士导师,经历七年,共带出来15个博士,16个硕士,其中五味杂陈,从未向外人道过。现在我要说说了,因为我觉得我的理念遭到了挑战,或者说导师的尊严遭到了践踏。  先说说我眼中的师生关系。在我以前的几篇博文中,我对理想的师生关系做了很多阐述,一句话,我认为师生应该平等、合作、互爱,我也按照这个原则规范自己作为导师的言行,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认为自己是个好导师,而且这也得到了大多数研究生的认可。我之所以是个好导师,因为(1)我从不骂学生,学生有错误时,我会直截了当批评。(2)尽量满足研究生的实验需求,我课题组的化学试剂种类之多堪称单位之最,进口试剂都呼呼地买,只要研究生能想得到的测试我就一定会让去做。(3)我改文章非常及时和高效,这一点是研究生们很希望的。(4)我经常到实验室和研究生一起观察、讨论、提建议,从不强迫研究生接受我的观点。(5)本着以人为本的原则,以研究生按期顺利毕业为宗旨,我从不苛求文章影响因子。如果说上述五个原因尚不足以让我成为一个好导师,那就差一条了,我不是学术牛人,不能帮研究生找工作。  出于这些原则,我可以接受年轻人的个性,我可以改文章到深更半夜而不顾自己的腰椎病和酸涩的眼睛。想想这几年的苦日子,最多一年毕业了三个博士和四个硕士,每个博士三篇英文文章,每个硕士一篇中文文章,累死了。再回想一下最近几年受到的人事挤压,我在几乎丧失了研究机会的情况下,依然在为研究生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不打算在这里诉苦,但是任何人在付出之后都希望得到理解,这是最起码的要求。我的研究生里不乏可以理解我的,但也有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的。  2007年一个杨姓硕士和我起过冲突,他一部分工作是重复前面学生的,我不让他做这个,说过两次,不听,然后要做测试,我不同意,他就说“你不让我做这个测试,我就毕不了业,到时候你负责”。我当然不会对此退让,结果这个学生去找当时的所长,得到“既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劝告,这个学生于是向我道歉,但他根本没有认错,毕业后这个学生杳无消息。  另一个硕士毕业时我帮她找了一个工作,她不愿意去,之后没找到工作,我让她在组里做了外聘人员,一个月四千元,一年半的任务很轻松,还专门给她时间复习考博士,上个月聘用结束后尚有一些工作未结束,她承诺离开后再来一次做交接。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最初几天还能打通,后来干脆不接了,但是别人可以联系得上。我不能理解她对我有什么意见,因为我认为我对她非常照顾,这是一个真正绝情之人。我以前一直认为师生之间不应该有强势与弱势之别,但这个学生让我真正品尝了一次弱势的味道。  还有那些毕业离所时连招呼也不打的,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对于一个是趋炎附势?自己是不是小肚鸡肠?自己是不是精神太脆弱?自己有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在否定导师的时候,想想导师是不是也在否定你们。  我以导师应有的胸怀宽容你们的个性,但科研工作是严肃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既然来这里读书,就要接受严格的培训,犯了错误不要指望不受批评,你怎么能希望别人按照你认可的方式说话呢?我是刀子嘴豆腐心,内心里是真正为你们着想的,如果你们不能理解,那么不必延续痛苦的关系。  最后我也想明白了,允许别人有意见,也允许别人有意见不说。  Sunrise......  Sunset......

微商城怎么做
品牌策划是做什么的?品牌全案策划是关键
微店卖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