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流云问道第三篇第四十一章迷途知返

2020-01-24 16:46: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云问道 第三篇 第四十一章 迷途知返

符篆的威力越大成本就越高,做成一个人元境威力的符篆比培养一个人元境强者代价还要大,具有地元境和天元境威力的符篆成本比例会小一些,但是仍然高的可怕,也只有底蕴深厚的大家族才会有魄力制作符篆。

如果不是徐宏远的意外死亡给徐家家主留下的阴影太大,徐家也不可能给徐宏源配备这样强大的符篆,金色剑光的威力可是相当于天元境中强者的绝杀一击,使用它的代价太大,惜命的徐宏源宁愿和吴忧拼的那么惨烈也没舍得使用。

符篆的成本大,但效果也是很明显的,杨风手中的中品灵器长剑在那道金色剑光面前几乎成了摆设,瞬间就被切断了,杨风更是在金色剑光的余威之下被击飞出去,看样子已经凶多吉少了。

徐宏源原本还担心符篆击不中杨风,只是没想到杨风竟然毫无还手之力,数十个呼吸后,徐宏源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然后看着杨风飞出的方向狂笑不已。

“哈哈哈,只是本少爷的一条狗而已,也想跟本少爷斗,你还不够档次!”

杨风只是人元境,而符篆的制作者是徐家天元境中的强者,徐宏源隔了几代的祖宗,符篆中蕴含了他的猛烈一击,二人境界差距那么大,杨风又怎么可能躲得过去?

徐宏源有如此狂笑是很正常的,徐宏源作为徐家大少,又何曾经历过如此接近死亡的情况,随着杨风被击飞,徐宏源觉得所受的威胁也消散了,又看到了生的希望,徐宏源如何能不兴奋?

吴忧听到徐宏源的狂笑才从震惊中清醒,同时也开始暗暗着急起来,自己的恢复速度根本赶不上有丹药支持的徐宏源,而且吴忧也不知道徐宏源手中还有没有这种符篆,对吴忧来说,死亡已经无限接近了。

最初的时候,吴忧还觉得天齐宝宝能救自己,而此时吴忧反而不想让天齐宝宝现身了,如果徐宏源还有这种大杀器的话,天齐宝宝出来也只是白白送一条命而已。

怎样才能有一线生机?吴忧在地上躺着,一边儿抓紧时间恢复,一边儿思索着可能存在的生机。

而徐宏源就比较简单了,在狂笑之后便拿出了丹药,大把大把的往嘴里塞,那恢复速度比起吴忧来自是快了许多。

小半个时辰后,徐宏源已经踉踉跄跄的站起来了,只手拄着长剑,向着吴忧移动过去,虽然行动很慢,数十个呼吸才迈出一步,但是徐宏源走的比较坚定,咬牙切齿的看着吴忧,恨不得把吴忧生吞活剥了。

“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去的,我会把你的肉切成一片儿一片儿的,让你尝尝骨肉分离之痛,我要为我死去的弟弟报仇雪恨。”徐宏源看着想要坐起来的吴忧狠声说道。

吴忧并没有理会徐宏源的威胁,而是咬着牙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坐了起来,等吴忧坐稳的时候头上已经满头大汗了,嘴角也溢出了一缕鲜血。

不过吴忧并没有放弃抵抗,坐稳之后就去拿横躺身边的琅琊重剑,但琅琊重剑实在是太重了,经过吴忧这么长时间的蕴养,重量比以前更甚了,吴忧虚弱的手都哆嗦,又怎么可能拿得起来?

吴忧憋得脸上通红也没能让琅琊重剑移动半分,这让吴忧有些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东西都是完美的,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交战中琅琊重剑的重量是一大优势,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成了一个羁绊。

“哈哈哈,你就认命吧,别再枉费心机挣扎了,连把剑都拿不起,你还能做什么?无论你的资质有多么的好,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刀一刀的把你切成肉片儿。”

已经移动了两步的徐宏源看到坐起的吴忧虚弱的连剑都拿不起来后,大笑不已,这个不世出的天才就要被自己亲手扼杀掉了,想想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

吴忧听到徐宏源的嘲讽并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徐宏源走来的那个方向露出了笑意,这笑意中有对徐宏源自大的嘲讽,也有可能出现转机的欣喜。

激动的徐宏源并没有发现吴忧的目光没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还以为吴忧已经被自己吓傻了才露出了笑意,心中的激动更是难以压抑了,向吴忧移动的速度也加快了些。

忽然,徐宏源的双眼瞪得滚圆,挪动的身影也停了下来,一把断剑从后向前直接贯穿了徐宏源的脖子,透出的剑身也滴着鲜血,一滴,两滴,血液越来越急促,渐渐地汇成了一条线。

一剑封喉的徐宏源哆哆嗦嗦的张了张嘴,大量的鲜血从他嘴里溢了出来,徐宏源除了发出嗬嗬的声响外,并没能说出一句话。

可能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也可能是徐宏源心有不甘,徐宏源原本缓慢的身体居然灵活起来,转过身看到浑身是血的杨风后,徐宏源才瞪大了双眼,满是不甘的倒在了地上,脖子上流出的鲜血很快就浸湿了地面。

“多亏了你给的护甲和长剑,否则刚刚一下就能要了我的命,也多亏了你给的丹药,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走动了,更不可能给你致命的一击。”

杨风看到徐宏源的不甘,于是开口解释道,但在杨风解释完以后,徐宏源又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显然临死之前又被气的不行。

杨风担心会发生什么变故,所以没有等待,满脸狠辣的弯下腰来,将徐宏源脖子里的断剑搅动了一下才抽了出来,又从徐宏源脖子里带出了一道血剑。

没了断剑堵住伤口,流血的速度更快了,徐宏源用双手捂住伤口,但无济于事,血液从徐宏源的手指缝隙里不停地往外溢,徐宏源因为失血过多的身体也开始抽搐起来。

徐宏源的脖子几近被杨风绞断,但毕竟徐宏源是灵者境强者,体内的灵气比较充足,并没有立刻死去,已经伤成了这个样子,对于徐宏远来说,死亡只是时间问题,现在只是在承受死亡前的恐惧罢了。

这个时候,徐家的祠堂中寂静无风,数排命火之灯安静的燃烧着,可徐宏源的命火之灯却在摇摆不定,忽明忽暗,火光也忽大忽小,倏地一下,火光就彻底熄灭了,留下了一个冒着青烟的灯芯。

看守祠堂的三长老正在一旁睡觉,并没有及时发现这个能将徐家搅得天翻地覆的变化,此时除了动手的杨风和吴忧以外,没有人知道徐家大少已经死了,徐家家主也彻底断后了。

吴忧看着徐宏源渐渐不动的身体心中也有些悲凉,徐宏源已经死了,接下来就会轮到自己了吧?杨风受的伤很重,但是比自己的状态好太多了,自己和杨风有不小的恩怨,他没有理由会放过自己。

在徐宏源彻底失去生机后,杨风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角也溢出了一缕鲜血,眼中并没有杀掉徐宏源的喜悦,有的只是悲凉和落寞,一剑下去斩断了自己走了数年的路,任谁在这个时候都不会高兴。

吴忧并没有从这个状态的杨风眼中看到杀意,于是吴忧心中就有些迷惑了,徐宏源都已经杀了,他怎们可能会放过自己呢?难道是留着自己等会儿再动手?

“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现在杀了你,二是从今天起咱俩统一战线,与徐家斗争到底,你选哪一个?你要知道,你杀了徐宏远,打伤了徐宏源,而我杀了徐宏源,理论上咱们已经形成统一战线了。”杨风坐在地上表情平静地看着吴忧说道。

“你为什么要和徐家斗呢?把徐宏源的尸体喂妖兽,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是你做的了,我秒杀掉徐宏远的时候就是把他的尸体喂了妖兽,徐家并没有查出来。”吴忧听到杨风的提议心中愈发的不解了。

“不一样的,你是在青枫学院秘境中杀的徐宏远,徐家根本不可能派有经验的人去查看,可这里是青枫山脉,徐家一定会派人过来查看的,徐宏源曾说过徐家和这里的强大妖兽有来往,周围的野兽妖兽甚至都能给他们提供线索,想要这样简单的脱身根本不可能。”

“更何况徐家的人很霸道,即使没有线索认定凶手,徐家也会把这些嫌疑人除去,甚至是所有和徐宏源接触的人也会被除去,他们一定不会给我活路,其实你也一样,早就成了徐家必杀的目标,只是他们对你不够重视,一直没有机会出手罢了。”

杨风有些心灰意冷,完全没有人元境强者的底气,面对徐家这个庞大家族,人元境还是太弱了,徐家有太多的手段收拾人元境的人,杨风和徐家对上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没有人甘心坐等死亡,杨风也不例外,杨风也奢望着能争一争,人元境强者能活到五百岁,杨风才活了几十岁,怎么舍得这样死去?怎么舍得就此过上逃亡的生活?

杨风自知以自己的条件想要改变这种状况太难了,但是吴忧不一样,吴忧是冲上“天榜”的传奇人物,以低境界就能抗衡使用秘术的自己,而且进步速度神速,这种资质闻所未闻。

杨风十分清楚吴忧的潜力,待吴忧成长起来就会有足够的实力直面徐家,所以杨风把宝压在了吴忧的身上,和吴忧结盟才会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状况。

“的确如你所说,徐宏源在大狩猎开始堵我路的时候,就已经下了杀我的决心,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选的,只能和徐家对抗到底了。”吴忧微微思考了一下沉声说道。

从徐宏源的一系列反应中可以看出,霸道的徐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击杀目标,吴忧不禁有些感慨,仅仅因为一些小事儿,却越来越失控,最终竟然走到了和徐家对上的地步。

石楼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王辛庄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山西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邢台牛皮癣专科医院
绍兴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