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邪御天娇 第四千六百四十三章 仙王泪

2020-01-14 11:52: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御天娇 第四千六百四十三章 仙王泪

出乎在场之中众人的意料,叶楚竟然答应了,答应的还干净利索,但也在众人的预料之中。

老者的话语本就是有意刁难,这位也是被逼迎战,规矩都说出了,阴家若是连聘礼都收不下岂不是贻笑大方。

只是两者的明面上的实力相距悬殊,结果不言而喻,这阴家侍卫不是找死?

在场之中众人看向叶楚,目光之中都带着怜悯,显然将叶楚当成的阴家与天山之间的牺牲品。

场中也只有在帐幔后的阴荏苒露出什么意外神色,叶楚的实力别人不知道,她却是清楚很。

轮实际战力,叶楚可谓是场中战力最高,就是她也不能说稳胜叶楚,可谓是半仙之下的无敌存在。

精致的琼鼻轻哼一声,阴荏苒红润的嘴角露出嘲讽,天山弟子也不过如此,阴险之人,想来那位天上弟子石天轩也好不到那里去。

接着阴荏苒又幽幽一叹,不管天山如何糟糕,自己却是终究要嫁入天山。

精致的容颜露出丝丝忧愁,让银裙银气质出尘的她增添几分别样的气息。

宛如天女临尘沾染红尘气,让人心中生起怜惜之外还有一抹寻常难有的亲近。

只是在帐幔之中,无人能满场修仙者竟是无人能欣赏这份凄凄美景。

“自己找死。”老者冷笑,眸子之中尽是杀机,一手负在身后,神色悠然,颇有一副高手风范,淡淡道:“老夫也不欺负你一个小辈,让你先行出招!”

“无耻!”不知是谁细声说了一句,但却在众人耳中清晰响起,让老者脸色一沉。

在场众人微微一怔,其中不乏聪明之人,瞬间就明白过来,看向那老者的目光就蕴含着不一样的意味。

这让老者目光更加阴沉,但也没有说什么,他天山做事需要他人的看法吗?

有一个不错的说法就很好了。这老者的话语说的很好听,让叶楚先行出招,尽显自己高手自信风采。

只是在战斗之中一开局谁先出手并非重要,反而更容易让对方看中招式之中破绽,从而反杀。

老者这句话说了相当于没说,却依旧厚着脸皮装高手风范。高手不是要让着对方几招?

自己挨打几招以显示高手风范?想明白这一点的人纷纷在不屑天山的做法,但也只敢在心中说话,表面上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显露。

不过这老者的话语却是正中叶楚下怀,对于其他人而言或许先行出招没有什么便宜可占,但叶楚却是不同。

“那就多谢老前辈让招,只是你我境界悬殊,我使用兵器并不过分吧?”叶楚脸色寻常,甚至还带有笑意,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我们修仙者的实力不仅依靠境界,还有法宝也是实力的标准。”

“用兵器并不过分!”……不等老者回话,众人便开口说道,直接就堵住了老者想要说的话语。

“自然可以。”此时老者哪里能说不行?众怒可不能随意触碰,只有捏着鼻子道。

但他心中也没有过多的畏惧,用法宝不过是让这战斗更有几分看头罢了,结局依旧不能改变。

“不过场地要在哪里?这里是你阴家,老夫却是不熟悉,只希望不要挑选偏僻之地来压制老夫。”老者接着带嘲道,不想要比赛多生变故,能简单了事就简单了事。

“就在这里吧,场中有刻有阵法,只要不越半仙境界的战力不能损坏这里丝毫。”帐幔之中传出阴荏苒的话语,声音如黄莺出谷般婉转,又如大小玉珠落玉盘般清脆悦耳。

让人不自觉要沉醉在其中,有种想要永远聆听着声音便知足了的感觉。

“弟媳开口自然没有什么不可,在此比试就在此比试,小子出招吧。”老者眸子一闪,盯着大红帐幔,沙哑轻笑道,接着又对叶楚狞笑说着。

天山弟子还没有将阴荏苒娶进门就弟媳弟媳的叫着,让人在场之中众人感到十分不舒服。

这也彰显了天山的霸道,这他们看来本就是迟早的事情。

“慢着,你天山说有聘礼,却是要将聘礼拿出来看看,若是像之前一般又是滥以充数,这一比赛我看也是不用比了,你们也好回去准备好聘礼再来。”叶楚轻声道,说了这么多,叶楚就是怕一不小心将之打杀了,聘礼却是没有拿到手。

“哼,这点天山自是不屑做,聘礼在此,仙王泪,乃是一位仙王临死前留下的一滴泪,由我天山之主以手段去掉其中的仙王之威,只剩下纯粹的意境,常戴在身上自然有无量好处。”老者神色不屑一扫叶楚,接着傲然拿出一枚拇指大小的水滴状宝物,散着丝丝缕缕玄妙气息,自信道。

“仙王泪!”众人惊呼,虽然不知道这滴仙王泪是由怎样的仙王流出来的,但只要与仙王扯上关系的无疑是极为珍贵的!

君不见扯上一个仙的半仙之宝都如此珍贵,让众多阴城顶尖势力当做压轴撑场面的贺礼还送。

至于在半仙之上的仙王之宝,更是珍贵异常,已经是位列这级仙域之中金字塔的存在。

更何况这还是仙王身体之中流出来的眼泪,必定遗留有当时仙王的意境,绝对能让普通修仙者疯狂。

以这件宝物来作为聘礼,绝对是绰绰有余,天山的财大气粗让众人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感受到周围的火热的目光,就是经历了诸多风雨的老者,心底也不禁升腾起丝丝自得。

不过这样的宝物在天山也不多见,要不是这次实在是被阴家刁难的难看,他天山也不会拿出这宝物。

说是天山之宝也不对,这乃是石天宇的宝物,他拿出来也没有安什么好心。

这场婚姻本就是利益使然,双方处处自是想要占据上风,这次聘礼上被叶楚极尽羞辱,传到新郎官耳中自然是大怒。

这才拿出自己珍藏的宝物,目的乃是为了彰显自身,打压阴家气焰。当然将这珍贵的宝物送出去,他们也是不愿意的,就有了眼下的一面场景。

而这位老者也还是这批迎亲队伍之中最强的大魔仙,届时比试赢了,他们天山也有了借口。

聘礼是拿出来了,但是你们阴家没有能力将之拿到,那也怨不得他们天山。

让众人看清楚了这次天山的聘礼之贵重,也可以更好的打压这阴家,效果得到了,老者也就要将这仙王泪收起来。

而然此时叶楚又开口,直接让老者要收回去的手一僵:“老前辈这么着急将这聘礼收回去作甚?既然是聘礼那就要拿出来让大家伙瞧瞧,或者拿给我们阴家也可以,哪有聘礼拿出来又拿回去的?”

“这虽然是聘礼,但也要看看你阴家有没有能力拿到,胜不过老夫,那就免谈。”老者冷笑,你们越是想要得到,老夫就越不让你们得到。

“这胜负还没有分,要知道在战场之上刀剑无情,万一最后关头你拿这聘礼威胁,我岂不是要束手束脚?”叶楚道。

“哼,接住!”老者将仙王泪抛给天山年轻弟子,又对叶楚道:“这下满意了?”

“这下可以了,不过老前辈让我先出招那一句不知还算不算数?”叶楚点头说道。

“自然还是算数,快出招。”老者不耐道,要不是在阴家,他早就直接出手教训叶楚了,哪里会在这里啰嗦这么久?

“那看招!”叶楚轻喝,神色沉凝,元灵也隐晦的波动起来。见此,周围阴城之中大小势力前来贺礼的众人,也纷纷后退起来,要闪远些,免遭受波及。

见状,老者也是目光一凝,他虽然自信能将叶楚斩杀,但也要以防阴沟里翻船。

当即老者身上的元灵在奔腾,却引而不,各种妙术流转心间,准备随时出手。

“嘿!”忽而叶楚咧嘴一笑,翻手拿出一个一尺多高的葫芦,葫芦普通平淡无其,也没有出什么特殊的波动。

叶楚就将这可杀半仙的宝葫芦对准老者,一拍葫芦,出沉闷之音,嘿然笑道:“老头,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老者神色不变,心中却是冷哼,他知道这类法宝的奇妙之处,有些法宝的施展咒法就是这么怪异。

需要双方说话来锁定气机,借此镇压敌手,这种法宝不需要自己应答,只要出声,就要中招,这种法宝往往缺陷极大,但却威能不俗。

所以老者心中冷笑的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自己不出声他就拿自己无可奈何,然而叶楚似乎不死心,在次叫唤起来。

老者心中继续冷笑,但也不想就此与这小子这样耗下去,于是打个眼色给天山弟子。

“你这么耗下去可是浪费了不少时间,我们天山的时间可是很珍贵的,再这样下去就当你阴家战败。”天山年轻弟子出声叫道,这也引起不少修仙者的附和,毕竟他们只是看戏的。

叶楚闻言,神色似乎闪过一抹失望,轻叹道:“既然来如此那我就收了这法宝了,请宝葫芦转身。”霎时异变突起!

&1t;/p>

冕宁县中医院怎么样
山东省立医院西院肛肠科预约挂号
贵阳哪家癫痫医院正规
珠海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山西手术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