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人生宛若梦幻 第一百四十二节 兽人的内战(七)

2020-01-14 18:27: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生宛若梦幻 第一百四十二节 兽人的内战(七)

辛尼曼收敛了心神,举起右臂喝道:“俄勒芬的兄弟们,让我们破除这些迷惑人心灵的幻术。⊙四⊙五⊙中⊙文◎,”

俄勒芬战士们轰然应诺,他们都被激怒了,不论前方有什么样的敌人,都无法阻止他们,如果以为他们会继续被眼前的幻境困扰,那就大错特错了。

辛尼曼缓缓抬起右脚,越抬越高,身体都微微向后倾斜起来。

不光是他,除了那名已经进入弥留状态的俄勒芬战士外,其他所有的俄勒芬战士都做着与辛尼曼同样的动作。

当柱子一般的巨腿抬到身体能做到的最高diǎn时,辛尼曼与其他俄勒芬人做出同样的动作,以既快又沉重的姿态狠狠的踩向大地。

他们脚下的地皮迅速的蠕动了一下就平复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但是在最前方的一个俄勒芬战士再向前百米远的地方,地面颤动,仿佛水面一样泛起波纹,最初还很细小,却不断向前,波纹随之变大变清晰,变成一米多高,直至形成高达二十米以上的地震波,向除了俄勒芬战士所在位置之外的方向扩散。

前、左、右各方,那些宛如真实一般的山峰、沼泽、断崖,在这可惊可怖的地震波面前就像被揉破的画面,露出原本的真实荒野。

“哈哈哈哈。”辛尼曼大笑道,“区区幻术也想阻挡英勇的俄勒芬,兄弟们,我们前进,用胜利迎接珐哈德族长。”

俄勒芬人继续开始行军。不过他们很快就停下来了。所罗门为他们准备的才开始而已。

前方密密麻麻的出现了一大群强悍的生物。他们每个有两到两米五的身高,为首的一个更是与俄勒芬战士相差无几。

他们有些像兽人中的卡乌族,身上具有显著的类似兽征,但卡乌族与他们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因为説句不客气的话,眼前这群生物几乎可以算成是直立行走的犀牛,不同的是他们身上披挂着重甲,手持钢铁打造的巨斧。

米陶诺斯族!

认出这个来自于幽暗地域的部族时。饶是辛尼曼都微吃了一惊,他怎么都想不到,在前方等待和他们战斗的竟然不是莱茵和卡乌族,而是米陶诺斯族。

对面的部队响起低沉的吼声,米陶诺斯族主动向俄勒芬人发起了冲锋。

两个强大的部族战士在荒野中莫名的开始了一场战斗,这场战斗血腥而激烈,却又有些莫名其妙。

辛尼曼却有些震惊,他并不太相信莱茵们能驱使米陶诺斯族为他们战斗,但米陶诺斯们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

不过更多的俄勒芬人并不会像辛尼曼那样去深入思考,他们是最好的战士。而米陶诺斯族也是幽暗地域以战斗出名的部族,不管战斗的原因如何诡奇。但战斗既然开始,两个擅长战斗的部族就全力以赴,享受着血腥战斗的“乐趣”。

这是力与力的角斗,是铁与血的较量。

如果以双方的单体而论,米陶诺斯也不是俄勒芬人的对手,他们本身在高等精灵的生物系谱上只得到五阶生物的评价,算是相当不错了,高等精灵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五阶;他们出现时,身上的武具却是出人意料的高大上,不知道哪里弄到的,这使得他们抵抗六阶生物都不是不可能了,但俄勒芬人在六阶中也是超凡的评价。

这场战斗米陶诺斯们占据优势的是数量,所以战斗的结果,最后是以米陶诺斯们退却结束。

他们丢下了不少的尸体,有些狼狈的从进入地下世界的入口了。

辛尼曼不是不想追击,不过在米陶诺斯之后又出现了新的狙击者,来自美杜莎的远程攻击。

美杜莎在生物系谱上是四阶生物,不过她们拥有远程攻击的能力,是擅长使用弓箭的射手,同时也拥有不弱的近战能力,并且他们中间有高达三分之一的比率能觉醒出一种可怕的类法术能力,石化。

美杜莎远们也和米陶诺斯一样,身上披挂着精致的皮甲,同时手上的弓也是换成了钢铁打造的良弓,破坏力远远胜过她们在幽暗域自己打造的弓具。

当然,美杜莎们虽然攻击力得到了加强,但还奈何不了俄勒芬人,俄勒芬人防御力是惊人的,就算是高阶战士一对一的单挑,如果不使用斗气,都可能会输给俄勒芬人,因为单纯比力量,俄勒芬人还胜过高阶战士。

但美杜莎们发动了她们那让人畏惧的类法术能力,企图追击米陶诺斯族的俄勒芬人部份被石化了,有的是整个身体都变成了石头,有的只是某部份肢体被石化了。

在阻止了俄勒芬人的追击后,美杜莎们迅速的逃离了,她们当然不会愚蠢到像米陶诺斯族一样和俄勒芬人正面对抗,虽然有石化,但这种能力并不是每个美杜莎都具有,而且也不是随时可以使用,每个觉醒了这种能力美杜莎在使用时需要耗费大量精神的,往往一天只能用一次。

辛尼曼他们更不会知道,在往后黑暗议会中,米陶诺斯族很长一段时间成了被嘲笑的对像,就是因为他们不自量力,想正面和俄勒芬人打上一架,结果还要靠美杜莎们帮忙。

其实,米陶诺斯们与俄勒芬人的一战并不算真败了,但是如果继续打下去,无疑米陶诺斯们的损失会大得多。

而他们本来完全没必要这样的,所罗门派毕斯克拉乌莉特和他们谈好的条件,本来并不是要他们正面迎击,只是要求他们尽可能的拖延俄勒芬人的行军。

决定正面打上一架纯粹是米陶诺斯人自己的风格导致,还有他们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认为以两倍于俄勒芬人的数量。又有新得到武具为恃。

结果这一场仗打下来后。米陶诺斯们乖乖的逃回幽暗地域去了。并且在事后向所罗门提出额外的补偿。

不过这一仗也不是没有作用,打得辛尼曼也生出了忌惮,哪怕米陶诺斯们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但他并不知道啊,他还要担心米陶诺斯族和美杜莎们联手呢。

但这倒没有发生,之后的日子里,只有美杜莎们会不时的出现,但并不和俄勒芬人正面交战。只是远程射击进行骚扰,只要辛尼曼他们追击,她们就会发动石化能力,然后逃之夭夭。

被石化的俄勒芬战士给辛尼曼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不要説只是部份被石化的战士,就是全身被石化已经无法拯救的同伴,辛尼曼他们也不忍丢下,他们希望能带回去安葬。

所以扛着这么一些被石化的俄勒芬人上路,还要加上他们的行军物资,就知道辛苦了。(俄勒芬人强大。但是他们数量稀少,而且很少有像其他强族一样强征其他弱小部族为自己服务。即使行军作战都是自己携带食物,或就地打猎解决,所以在其他小部族眼中,俄勒芬人的声誉相当高)

加上还要提防随时可能再出现的敌人,行军速度自然也就慢下来了。

除米陶诺斯和美杜莎外,鹰身女巫族也有出现,她们更不可能和俄勒芬人正面对战,不过有飞行的优势,不时的在俄勒芬人头上盘旋,却也很是烦人。

这都是所罗门为逐个击破兽人大军所准备的策略,他动用了内阁提供的物资,满足了这三个幽暗地域的部族的条件,使他们出头牵制俄勒芬人的行军。

这样,即使是被发现,也没办法明显的説是人族,否则有可能会让兽人王庭或某些兽人部族把分裂兽人的罪名算到人族头上,然后借这个理由重新弥合部族间的裂痕。

唯一可惜的是他没办法请得动那位传奇鹰身女巫,否则或许真的可以尝试改变目标,不只是牵制迟滞俄勒芬人的行军,而是可以试试合三族战士之类来个歼灭战了。

那位鹰身女巫实在是太过小心了,不肯为了地表部族的争斗冒巨大的风险,因为鹰身女巫们在幽暗地域并不是什么强大的部族,他们现在的地位依靠的就是部族中出了这么一位传奇强者,一旦她如果殒落或身受重创,鹰身女巫们在幽暗地域就可能遇到巨大的危险。

于是,俄勒芬人的行军异常的缓慢。

------------

圣康坦城,波旁家在王城的别墅中。

“干得不错,西兹玛。”克劳萨举起了水晶杯,和西兹玛碰了一下杯。

杯里玛瑙色泽的酒液微微晃动,西兹玛一饮而尽。

他微咳了一下,抑制不住兴奋的道:“我们还继续吗?我是説,继续放一些小道消息,造成那些股票股价出现波动,从中赚取利润。”

克劳萨摇摇头,“够了,暂时停止了。我们已经利用这种手段赚了不少钱了。但这种手段用得多了,别人也就慢慢不会相信了,会等待真正的消息公布;还有,我可不想最后被人追查到暗中释放这些假消息的是我们,只是所罗门那一家公司也就算了,现在商品交易所上市的几种股票,其他哪一家不是有些背景的?”

“那可真遗憾了,説实话我真想看到法戴尔开拓有限公司的股价跌到一个铜板都不值。”西兹玛道。

“这是不可能的,哪怕兽人真的输了这一仗,有法戴尔位面的利益在,他的股票怎么都不可能跌到你説的地步。”克劳萨叹了一口气,微微出神道:“説实话,我越来越佩服所罗门这个人,真的很厉害,我当初还是小看他了。我们现在不过是利用他创造的新东西在赚一些钱,而他创造了这些东西本身。”

西兹玛的脸扭曲了一下,偏移话题道:“其实我们也可以发行股票。”

“我们?”克劳萨转动手中的杯子,沉吟道:“有些困难。我毕竟还不是家主,没权力把属于家族的有价值资产拿出来这样做,只是我名下可以私用的又不够吸引力。而且我研究所罗门创造的股票,这东西对那些手上有可待开发项目,但偏偏缺钱的人最有吸引力,而在这一diǎn,波旁家族却根本没必要走这一步。”

西兹玛只稍稍一想,就明白克劳萨的意思了,波旁家族大量的财富是体现在领地和与领地有关的物资上,可以随时变成现金的贵重金属之类的也是自有储地,近年来才开始拿出一部份存入银行,但手上还真没有什么需要融资的。

不过西兹玛还是想到了一个,“可是,利古里位面呢?如果我们也学所罗门一样以利古里亚位面的开拓权分享来组成股份公司,或许我们就能加快在那个位面现在的进展了。”

克劳萨的眼眸微微一亮,西兹玛的提议倒是不错。

利古里亚位面是波旁家正准备开拓的位面,不过这位面比法鲁西翁还要强大一些,里面人族国家占据主导,非人的异族早在人族国家崛起后就被大量的屠杀或驱逐到蛮荒之地,于是大量死亡,沦为珍稀部族了。

不过这个位面差不多已经可以算成是白银位面了,开拓起来远比波旁家最初想像中的难多了。

一开始波旁家是想独力开拓,即完全以自家的力量隐瞒下来,反正公爵家族是国内仅有的几家在传送大殿之门还有能力独力维持传送通道的势力之一。

因此,如果能独占某个位面,这利益可想而知有多大。但遗憾的是在较为深入的接触这个位面后,却发现对这个位面的评价直线上升,从青铜位面已经升为了白银位面,哪怕还只是一个处于初级阶段的白银位面,但其开拓难度已经超过了法鲁西翁。

于是波旁家处于一个尴尬的地步了,他们仍然保持着与这个位面的单独接触,却既不能像以往的位面掠夺一样,也不能像所罗门对黑岩位面,对法德尔位面做的那样,只能进行一些正常贸易,利润其实也不低了,但无法让人满意啊。

西兹玛的提议,从资金的角度来説,如果只是维持现在的贸易,甚至每年再有增长,波旁家都不缺乏继续投入的资金。

但如果是想把利古里亚变成像黑岩位或法德尔位面那样,那就不是只需要做生意的资本了,而是需要启动战争的资本,这就大条了,那个白银位面有六个国家和一个教国。

除了资金,如果要发动战争才能达到目的,现在仅凭波旁家的私军是办不到的。

但是如果学所罗门先把利古里亚像法德尔一样交给王国处置,只要求将来得到贸易专营权,那么如果需要用战争来达到目的,就能得到王国的支持了;并且还可以考虑以股份公司的名义聚集对波旁家友善的力量,共同干涉利古里亚位面,谋取进一步的利益。

克劳萨有diǎn动心了,他举杯的手停在了空中,思索着该如何在波旁公爵面前提议。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在得到允许进入后,波旁公爵的政务助理伊士麦急冲冲的走了进来。

“公爵想立刻见到你。”

克劳萨见伊士麦的脸色有些潮红,神情带有不豫,不由心中微沉,强笑道:“我立刻过去。不过,伊士麦先生,能略透提diǎn一下我吗,父亲是想和我商量什么事?”

伊士麦快速的看了一眼西兹玛,含糊的道:“优古德拉尔那边传来紧急状况,所以公爵大人召你过去,具体情况,你见到公爵就知道了。”未完待续。。

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凌海市中医院
常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深圳那个医院看妇科病比较好
江门男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