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虐仙记第338章突破

2020-01-24 06:32: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虐仙记 第338章突破

屠城的一双血红眼睛看着萧君:“这件事情,若是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可不能和你善罢甘休!”

萧君赶紧道:“这是当然。我会的,会的。我只是在想,项纪喜欢梦洁,这是不错,可是此人和薛冲感情不错,该不会是他走漏了什么风声吧?”

屠城道:“可是我明明感应到万炎神符箭是下在薛冲的身上了。但是我找不到人,这是为什么?”

萧君摆手,示意屠城不要再说下去,陷入深思之中。

半晌,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露出冷笑的神色:“哼!这件事情,只有阁下和我,还有项纪知道,你我是不会走漏消息的,剩下唯一可能被怀疑的,就是项纪,我立即叫他来见我,事情自然就水落石出。”

说话之间,他已经发出了符信。

屠城的神色依旧激动:“薛冲此时本来该是一个死人,还叫项纪来干什么,赶快找到薛冲的下落,我要杀了他!”

萧君就按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大师兄不必心急,事情马上便知分晓。若是项纪敢来见我,则他背叛我们的可能性不大。可一旦他不来,那么奸细肯定就是他。”

屠城这才恍然,暗骂自己愚蠢。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把平静的声音:“项纪求见主公!”

项纪昂然走了进来,抱拳道:“不知陛下深夜召唤,所为何事?”

项纪的神色平静:“阁下如此着急,看来是还没有得手,不过我告诉你,我的确已经下在他的身上,此事千真万确,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是这么告诉你!”

屠城忽然放开了项纪:“不错!你的确是下了,可是奇怪的是,薛冲为什么就像是突然之间从地面上消失了?”

萧君追问:“你难道没有对他说什么?”

项纪摇头:“我只是叫他好好保重。除此之外,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再怎么说,我也算是对不起他!”

萧君的脸色之中露出恐惧的神色:“如此看来,是薛冲自己发现了我们对付他的手段,这怎么可能?我明明见到他在梦洁房中,我这才向项纪你授予了命令。因为,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我才能确信薛冲不会知道我们的秘密。至于屠城大师兄。我们早已经商量好,彼此默契。薛冲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未卜先知,既然项纪也没有丝毫问题,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是薛冲自己发现了秘密。”

扑通!

项纪忽然跪了下去,跪在萧君的面前:“陛下。请您杀了我!我……我刚才没有说实话,我和薛冲临别的时候,我除了说保重之外,还说了几句不相干的话。”

屠城跌脚:“该死的东西!你这样对他说,他难道不会起疑心?”

萧君笑。

笑了很久:“老夫纵横半生,什么样的人的没有见过,想不到却看走了眼。”

屠城森冷的问:“你看谁走了眼?”

萧君指着项纪的头:“就是这小子!我一眼就看出这小子对梦洁倾心之极。知道他肯定会铁了心的为我办事,这才敢将万炎神符箭这样的宝物交代给他,叫他下在薛冲的身上。可是我想不到,这人居然还叫薛冲快走,永远不要回来!妈的,杂种!薛冲是什么样的人,他生平害人无数,头脑精明无比。小子,你以为你这样说,就能两全其美是不是?”

项纪磕头:“陛下,是我,是小的鬼迷心窍,我不该让薛冲起疑心的。不过,我却想知道,难道你们不是在等着薛冲侵犯梦洁公主的时候杀他,而是本身就是想杀了他?”

到了现在,就是别人不说,但是项纪也已经猜到萧君的意图。

他恨这办事不利的小子,自然要刺一刺他。

可是这样一来,项纪却是知道了真相,猛然的站起:“陛下,他说的……说的都是真的吗?”

萧君虽然是盛怒之下说话失了分寸,但是也知道一旦让项纪知道了真相,他肯定不是自己的盟友,而是敌人,强笑道:“你不要听他胡说,我绝不是利用你为我卖命,以自己的义女为幌子,而是真心实在的想要招你为驸马!”

屠城的神色之中透露出冷笑:“萧君,我不管你的这些权术运用,我也不想知道。可是我现在想了薛冲,你得把人给我找出来!”

萧君心中落下一块石头。项纪是个重情义的人,他既答应替自己做三件事情,那么他想必不会食言。在对他的利用价值还没有完全失去之前,自己还不能杀他。在他深沉的心机之中,立即知道。项纪是唯一可以接近薛冲而不被他警觉的人,还有相当的利用价值,自然不能杀。

屠城就冷笑道:“萧君,薛冲可是一个危险的人物。若不早日剿除,必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萧君点头,连使眼色:“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屠城就喝道:“你知道个屁。我给你个期限,若是在三日之内你不能找到薛冲的下落,我就亲手杀了这个小子!”他指着项纪的鼻子。

……

屠城已去,屋中只剩下萧君和项纪。

薛冲权衡了一下,暂时还是不要跟随屠城。此人的功夫太高,一个不小心被他发现。就是危险之极的事,而且自己现在必须要得到萧君手中的一件东西,自然是留下的好。

呼啦!一道无形的气墙出现在空中,薛冲的视线受阻,再也感受不到萧君和项纪的存在。

莽苍袋。

看来。萧君是对自己真正的忌惮,害怕我随时偷听他,居然使用了道器来屏蔽一切。

我该怎么办?

对!我先偷一样东西。

不偷到这样东西,梦洁姑娘一定不会相信我的话,但是一旦有了这样东西,那么我就可以让梦洁相信,萧君是一个伪君子。

……

萧君和项纪显然在密谋什么,既然偷听不到,那么只好做其他的事情。

薛冲所取的方向,是萧君的寝宫。

萧君贵为一国之君,寝宫果然是恢弘大气。

薛冲现在确定他在勤政殿之中,自然直扑他的卧室。

据说萧君手中有一面罗盘回旋镜,可以将偷听到的人的声音和想象储存,之后再释放出来,反复的观看。

这就是罗盘回旋镜之中的极品。

虽然其他的人花费大量钱财,可以弄到这样的宝物,但是却不能和萧君的这面镜子相比。

镜。

薛冲第一眼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面巨大的铜镜。

果然托大。

萧君就把这件稀世之宝这么随便的摆放在这里,也不害怕有人来偷。

其实,萧君却不是托大,而是他早已经和这面镜子建立了水乳交融的关系,无论是什么人出现在这面镜子里,他都会收到感应,这等于是他的一个助手,可以查看是否有人对他不忠。

进来!

薛冲吆喝一声,这面铜镜就飞入了薛冲的照妖眼。他在心里想,感谢萧君的托大,不然的话,自己和一直含冤莫白。

以照妖眼这样的道器吸收宝器,本是简单的事情,因此就算是和这面镜子建立了强大联系的萧君,此时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

当然,萧君此时正在为薛冲布置下一道陷阱,他没有空理会到自己卧室之中的铜镜已经不翼而飞。、

……

何梦洁幡然醒来,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传递神念道:“请进吧!”

薛冲的心灵力辐射出去,感受到梦洁飞快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于是走了过去。

以薛冲此时的修为,若是要强-暴了梦洁,再洗去她的记忆,是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的。可是他显然不想这么无耻的占有一个女人。

清晨的御花园,空气格外的清新,无数的露珠停留在花蕊上,一切都是朝气蓬勃。

可是再美丽的花,在梦洁面前,都露出羞愧的神色:“薛公子。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被薛冲从清晨的好梦之中惊醒,难免流露出一丝倦意。

她的洗漱虽然有点匆忙,可是她的颜色太过美丽,却使薛冲心中升起一种清新的感受。

梦洁就道:“这些虚礼就算了。我看得出来。你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快说吧!”

薛冲点头:“那就恭敬不如从鸣!”

虚空之中,猛然出现了一面铜镜。

薛冲微笑:“姑娘请看,我怕再迟的话,您不能了解到真相了。”说着,他将先前在屋子之中偷听到的萧君、屠城以及项纪对话的情景一一的反射到罗盘回旋镜之中。

若非是照妖眼这样的宝贝,断然不能保存如此清晰完整的图象和声音。

梦洁的脸色变了。

还没有完全的看完,梦洁的眼中已经流出泪来:“父皇果然。果然是要杀了你,他不想留下你的命,项纪公子更是可怜,义父是在利用他。”

薛冲一笑,将罗盘回旋镜收入了照妖眼之中,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他以为萧君会立即感应到罗盘回旋镜失窃,从而追查到梦洁这里来。

薛冲的心情非常好:“梦洁姑娘。这些对话之中,萧君和屠城想要杀我。想必您是看到了?”

梦洁的眼中闪过一种失望的神色:“你难道没有别的要求我的事了吗?”

薛冲一塄,但是随即脸色红了:“我……我是想高攀姑娘,但是我怕……”

薛冲说不话,的确,他虽然有后宫美女无数,但是甜言蜜语,他倒的确还没有学会怎么说。

梦洁笑了,犹如春花初绽,犹如群芳吐艳,犹如仙女下凡,犹如涅盘重生,这个女人的美,是使一切言辞都苍白的那种美丽。

薛冲的脸色猛然露出坚毅:“梦洁姑娘,和我成亲,好吗?”

薛冲见没有受到断然的拒绝,心中稍微的好受了一些,但是却仍然难受无比:“我……我当然知道这样做很唐突,但是我知道,这一别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姑娘,或许是终生无望了,所以心情,心情就急切了一点。”

梦洁看着薛冲,良久之后,猛然的扑进了他的怀中:“那你可以带我走吗?”

啊!薛冲叫出声来,惊喜无限。

这一刻,薛冲是得意忘形的。

他已经顾不上这样做会惊动宫女和一众太监。

然后,薛冲的嘴巴,猛然的欺了过去,重重的吻在梦洁的脸上。

这一刻,薛冲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酥麻,身体犹如被雷击一般,彻底的沉沦。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分开,相视一笑,嘴唇再次的纠缠在一起。

没有人敢靠近薛冲一千五百步距离之内。

听到声音的宫女,一旦走到门外,就被彻底的催眠,睡了过去。

所以。没有人来打扰薛冲。

薛冲猛然一把抱起梦洁公主,将她扔到了床上,犹如虎狼一般的扑了上去。

梦洁先是触电一般的开始退缩,但是随即勇敢的纠缠了上去。

两个人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烫,他们在感受着肌肤互相碰撞之后每一个角落的那种奇妙的交融。

也不知过了多久,薛冲吼一声,将下面那个东东擦了擦。猛然的刺了出去。

啊!

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两个人分不清东西南北。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薛冲才放开了梦洁,因为门外传来了萧君浑厚的声音:“梦洁,你到底是怎么啦?”

薛冲穿衣服的速度绝对是一流,梦洁也丝毫不慢。

等萧君走进来的时候,薛冲的身子,已经隐藏进照妖眼之中。

嗷!

这一声号叫可以说是惊天动地。使人觉得是地狱中的哭泣声。

悲伤,无穷的悲伤!

良久之后,萧君摔下了梦洁的身子,眼睛中布满血丝:“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女人。你知不知道?”

梦洁的眼中本来充满羞愧,但是一听了这话,全身都颤抖起来:“义父,您……您说什么?”

梦洁一生的惊讶都完全用尽。她再也想不到,自己一直以来的猜测是对的,义父,哦萧君是喜欢自己的,是用男女之情在喜欢自己!

退缩。

梦洁不断的退缩,她虽然一直在猜测,可是现在亲口得到证实,却使她还是承受不了。

薛冲本想立即的冲出去,但是他忽然又停住,也许,这样的事情,不仅是自己不想面对的,更是梦洁不想面对,还是让她和萧君直接了当的解决好。

呸!萧君吐出一口血水,其中夹杂着三数颗牙齿,他刚才显然是急痛攻心。他心中现在是连肠子都后悔青了,自己该早下手的。

以他强横的感知能力,自是立即就发现,梦洁的身子已破。

该死!我的天龙生死劫,最后一层功力,迟迟不能练成,这使我自己不能再轻易破身,不然的话,恐怕终生无法修成。

这声音十分的悲惨,像是野兽受了重伤。

轰隆!

惊天动地的大响之中,坚硬的花岗石地面,被他的这一掌生生的轰出一个丈许方圆的大洞,尘土飞扬。

我的天,深达一丈!薛冲的眼睛直了!

这完全比得上三枚百步神符雷一起爆炸的威力!

三枚,是什么概念?

那就等于是说,只要他全力出手,一掌就有可能将金日月这样的肉身第十重接天颠峰的高手杀死!

&破!我居然突破了?”萧君哈哈的狂笑起来,看着自己的手掌,眼中满是怀疑的神色。(未完待续。。)

中山市古镇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丰益医院电话预约
贵州癫痫病诊疗医院
蚌埠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宁夏白癜风如何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