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圣脉第二百四十章阵道真解

2020-01-23 19:53: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脉 第二百四十章 阵道真解

就是那蒙着面纱的脸部都渐渐的清晰了出来,好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也保养得太好了吧,‘雨夜听风’作为天武颠峰强者,至少也得有五六十岁了吧。搞得这么清纯,好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十六岁花季少女似的。

如果叶君天能见到叶花儿也就不会如此想了。因为,叶花儿更嫩更纯。

有门了。

叶君天决定重操故计,也就是用对付叶花儿那一招——春宫十二图。

“这小子搞啥玩意儿,居然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是不是突然间犯了失心疯。”绿影都傻眼了,就是鸡冠王也是一愣一愣的发呆了。

下一刻,更是让绿影有些瞠目结舌了。

因为,赤裸着身子的叶君天居然整出了多个不雅的动作。

“太下作了。”绿影嘀咕了一声。

可是绿影不知道的就是,雨阵中那个女子脸儿居然红了起来。那略带点蓝色的眼睛眨巴了一下。身体有些打摆子似的颤栗了一下。

随着叶君天春宫十二图表演越来越完善,绿影终于发出了一声呻*吟。下体抖得更厉害了,足足一个小时过去,绿影滋啦一声,居然,她自个儿撕扯掉了自己身上披着的薄纱。

不久,一具赤裸,能让天下男子喷血的虚无身体出现。

非视勿视,老子的大悲咒。

不过,一转尔,叶君天放弃了。居然真正的融入了春宫十二图的角色之中。好像自己就是三级片中的男一号,而绿影就是女一号。

两人进入了梦幻般的胶着之中,叶君天扑向了石中楼。

顿时,好像跌进了湿润的细雨中似的。

他们在进行中……

呯然一声脆响,一切幻影消失。石中楼前就剩下一只抖瑟着身子的绿色小蛇。

叶君天胎盘纹身张开裂缝,一口就吞下了那只小蛇。

不久,叶君天全身发出了可怕的绿芒之光来。一下子好像变成了一个绿人。

“麻烦了,那小子会不会给直接撑死了。如此强大的血魄,虽说仅有一丝丝。”绿影皱了下眉头。

叶君天在满地打滚。因为。身体冒着绿雾,好像一个绿人。全身肌肉如波浪一般的起伏着,骨节爆响,好像在重组似的。

所有武道功法都给叶君天运用了起来。黑洞更是爆裂般的在运转着,正反气流像疯子一般乱抖乱颤栗着在动转。而且。在上下跳跃似的运行着。

绿影伸出了手掌,不过,转尔又停了下来。

因为。他发现叶君天身上的绿气又发生了变异。而叶君天脑袋上方居然冒出了一朵白洁的花来,花朵上有一瓣有着一丝红晕在。

不过。不久,花朵上一朵花瓣给染成了绿色。而绿色花瓣上居然有一条绿色小蛇在蠕动着。

“越来越怪了,这好像是地武颠峰突破到天武尸狗境的一花聚顶。这怎么可能。这小子还不到地武,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状况?”绿影也给搞糊涂了。

下一刻。更让绿影都有些迷糊的事发生了。居然从那朵花里伸出了一个圆柱形尖尖的东东来。

“神马东西?好像是血念,但这怪东西像枪又不完全像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绿影摸了摸脑袋。就是他博闻广见一时也有些闹不明白了。

这来自地球美国的第二代战略导弹‘潘兴1血念’绿影当然没见过了。

噼啪一声。

绿光大作。潘兴1血念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在疯狂长大。而那花几种颜色的花瓣也在疯狂涨大。

足足二个时辰过后,潘兴1血念涨大到了一个成人大小才停了下来。

这代表着叶君天血念成人,第二次进化血念成功,而第十一条血脉在剧烈的抖动之后终于完全正常运转。

叶君天在吞噬了雨夜听风的一丝雨蛇血魄之后功境居然破而后立,昂然进入地武一品境。

瞬间,一股恐怖的气势在谷中一扫而地。就是二里外的鸡冠王也吓得啰嗦了一下。

因为,那股气势太恐怖了。貌似有着天武境强者的气压。

其实,并不是说叶君天有此气势,那是不可能的。而是雨蛇血魄有瞬间爆发所倒致的。不过,叶君天在吞噬掉这丝蛇魄之后就知道了,此蛇魄应该叫‘降雨蛇’。

完蛋了,这小子居然突破到了天武境,这契约兽当定了。鸡冠王心里悲催的想着,就是破不了阵老子这辈子也只能当奴才的命了。

叶君天睁开了眼,那是赶紧穿上了衣袍。

吗蛋的,在异界玩裸奔,幸好没人看见,不然,老子这昔日的太空王还真是丢大发了。

一扫视,发现透视能力增强到了一里多范围。而胃中黑洞再次裂变,长大到了脸盆大小。

雷霆一指往外一弹,一团小脸盆粗大火团爆然而出,轰隆一声巨响,一个小型卡车大的石头给炸成了粉碎。

鸡冠王又缩了缩脖颈,心里更为悲催啊,这奴才命当定了。

“这小子居然突破了,貌似实力达到二到三品地武。还真是个奇怪的小子。”绿影心里微微有些动荡。这一刻,绿影居然生出了要收徒的荒唐感来。

‘雨夜听风’的确没算计到,她搞的品级达到三阶的雨阵居然如此轻松的就给叶君天这个毛头小子破坏掉了。而且,用的居然不是最不雅的法子。

按她原先的估算,就是天武颠峰强者想破除自己留有百分之七的血魄雨阵那也是不可能的。

想不到遇上了叶君天这个怪胎,直接用引诱,刺激,降服,吞噬血魄的法子破了此阵。因为,那只降龙蛇血魄就是这雨阵的核心。

核心一破,此阵自然就破了。当然,天底下估计也仅有叶君天胎盘石以及胎光大道。

不晓得‘雨夜听风’今后回来后会不会气得吐血。她居然是败在那极为龌龊的春宫十二图手中的。

雨阵一破,石中楼的本来面目完全显露了出来。

还真是名符其实的石中楼,石中有楼。楼中有石。石头跟木楼堪称完美的构建在了一起。不得不说。‘雨夜听风’那女是个相当别致的人。

“唉,几十年不见了,它风采依旧。”鸡冠王不由得有些感叹的晃了晃硕大的蛇头。

走近楼,居然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没有散去。估计有雨阵保护的缘故了。

典型的女子居住特征。

里面有着精致的高档家具。以及一些女人用的小物件。这些东西都极为上品,搬出去的话也能拍上不少的晶币的。不过。叶君天并没有动这些。

而女子的卧室有一铺大床,那大床居然是用整块的上品血晶玉制成的。平时就是不修炼躺上边也能自然吸收矿石中的灵气滋润身体。

这些并没能吸引住叶君天,叫他去搬人家的大床走人那也不是叶君天的德性。叶君天目光落向了卧房旁侧的书架上。

翻了翻。一本叫《阵道真解》的书引起了叶君天的兴趣。

随手翻阅了起来,发现里面详细的介绍了阵道之学。跟大哥给的《本草万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一本是阵道。一部涉及到的是丹药之类的百科全书罢了。

而且,旁注方面的解释也相当的详细。也许是‘雨夜听风’太过于自信自己的三阶雨阵了。

所以,屋里一切东西都没有另外布置什么用来防盗。说来也是。连三阶雨阵人家都能破解你另外布置一些小防阵也没多大用处了。

“怎么没有丹药兵具以及晶币之类的东西?”叶君天把《阵道真解》收进了皮袋子中问鸡冠王道。

“一般的兵具主人哪瞧得上眼,高阶的兵具她自然带走了。至于丹药方面主人很少用。因为。她说自己以阵入道,自然不能抛弃了本心。晶币在她眼中更是视若粪土。”鸡冠王舌头伸向了一面壁上,道。“天少,你看这幅图。”

“天地任我游,芳心留何方。这是一幅字,应该是出自你家主子之手吧?”叶君天说道。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她经常双眼凝视这幅字。有的时候一站就是几个时辰,也不累。一幅字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高深的武学秘笈之类的东西?”鸡冠王摇头晃脑。

“呵呵,她还没意中人。”叶君天笑了笑。

“怎么可能,我家主人那般仙尘般的人儿。再加上功境高绝,就是拿到全青州去也能堪称第一人。”鸡冠王说道。

“正因为如此,她眼界太高。游遍了许多地方可是还是难以找到中意的人。”叶君天狂笑了几声,随手拿起桌上纸笔,一挥而就: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姐。

搜了几遍下来,终于发现了鸡冠王那种协定。

“主子,从此后你就是我主子。我鸡冠王对天发誓……”鸡冠王一看就要发血誓。

“慢着。”叶君天摆了摆手。

“怎么?”鸡冠王有些疑惑。

“我现在改主意了,不想收你为契约兽了。”叶君天淡淡哼道。

“为什么,难道我堂堂的四品地武境的鸡冠王蛇还不够当你的契约兽吗?

论实力你还不如我的。而且,我们鸡冠王家族是有可能化蛟的蛇类。

血统也相当的高贵的。一旦化蛟就有可能成龙。

到时,我就是高贵的龙族生灵了。你跟一只很可能化龙的高贵生灵签定契约兽,那是多么幸运的事儿啊。那是要让多少天才少年们激动得喷血的伟大福气。”鸡冠王居然生气了,先前是抵死不想拜主,现在倒是想倒贴上去了。(未完待续。)

长春都有哪些好的银屑病医院
高唐县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莱芜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黑龙江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分享到: